暖心又暖胃的虱目鱼粥

thumbnail

说到台南,你想起的是什么食物? 是那清晨三点得早起的牛肉汤? 番茄沾酱油膏? 还是晚去一点就卖光的虾仁饭?

摄于2018年
对我而言,是虱目鱼。刚和室友交往时自驾游到台南玩,我发愿要带他吃遍台南小吃,其中有一样就是虱目鱼。
家父非常喜欢虱目鱼头,每次他一定会强调自己购买的虱目鱼绝对不是电视购物上那些养殖业者的大量生产,而是他熟识的鱼摊早上才从港口进货的野生捕捞。
台南是虱目鱼之都,我就要好好大啖热爱的虱目鱼料理。随便走进一家店,酱油煮虱目鱼头竟然一颗只要十块钱新台币。一碗虱目鱼粥、一人一颗头,早午餐将将好。
没想到我都快把一颗虱目鱼头嗑完了,室友还看着虱目鱼头发呆,他默默说,「我在想要怎么挑鱼刺…」就算爱他如我,也不知道该如何挑鱼头的鱼刺? 毕竟整颗鱼头就是骨头? 😆
嫁来新加坡,发现这边也有卖虱目鱼肚,英文叫做milkfish,又称牛奶鱼。网路上一查,蛮多商家贩售,大部分是台湾或菲律宾进口,或新加坡本地养殖。
虱目鱼对我来说是一样偷时间的料理,简单煎一煎就好看上桌。第一次吃到虱目鱼肚,室友大惊说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鱼! 因为他普遍认为在新加坡的鱼料理都要适应养殖所带来的土味。但我煎的这个,又甜又焦香,每每让他津津有味。
事实上,最能表现鱼的鲜美,莫过于清蒸,再者煮制。家母知道我和父亲喜欢吃虱目鱼头,她最常做的就是把虱目鱼头尾煮汤,鱼肚香煎。那虱目鱼汤极为简单,鱼头鱼尾连同姜片煮汤,加盐调味即可。
我和父亲会一人端上一个盘子,舀起锅里的鱼头放在盘子上,淋上一点酱油,稀哩呼噜的把鱼头吸吮干净,才动口吃饭菜。
因此,煮一锅虱目鱼汤就是对娘家的致敬。新加坡似乎没有单独卖鱼头(有的话请告诉我)。就用一锅虱目鱼粥来回味母亲的料理和与前男友现任老公的回忆吧!

Back To Top